李宏玮:成为优秀的女性投资人意味着什么?

来源:哇!商机网   作者:Wa28.Cn     

核心提示: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是有史以来福布斯风险投资人榜单中排名最高的女性投资人,今年由福布斯评选的全球最佳风险投资人中,她排名第十。 今年福布斯的百佳风险投资人榜单中,女性投资人用一个手就能数得过来。2014年的年度榜单上只有4位女性投资人,今年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是有史以来福布斯风险投资人榜单中排名最高的女性投资人,今年由福布斯评选的全球最佳风险投资人中,她排名第十。

  今年福布斯的百佳风险投资人榜单中,女性投资人用一个手就能数得过来。2014年的年度榜单上只有4位女性投资人,今年虽然增加了一位,但在一个完全由男性主导的行业里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近日来沸沸扬扬的原KPCB合伙人鲍康如诉前雇主性别歧视一案似乎出了这一行业的落后和保守,不过所幸我们还保有一丝希望,李宏玮成为在过去十四年的福布斯年度投资人排行榜中第一个排到第十位的女性投资人。

  今年42岁的李宏玮居住在上海,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和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的她,在中国风险投资领域中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自GGV于2005年在上海设立办公室起,她带领团队主导了广受业界关注的投资案,包括智能手机生产商小米和2012年于纳斯达克上市的语音社交平台欢聚时代(YY)。

  李宏玮曾是一名战斗机技术工程师,她认为中国科技圈对于女性投资人的接受程度要比美国更为和认可。尽管也有障碍,但李宏玮认为性别给予她的更多是优势,而并非拖了后腿。

  作为女性,她对于科技趋势有更独特的视角,有时也让她有机会接触科技圈中最炙手可热公司的核心。过去十五年中,李宏玮都在专注投资亚洲的创业公司,这是一个速度为王的行业。福布斯与她进行了一次深谈,李宏玮谈到了投资小米的历程、优步在中国是否已穷途某,以及女性在风险投资行业里的未来。

  以下对话经过福布斯编辑及摘选。

  福布斯:你加入GGV有多久了?

  Jenny:已经10年了。这都有GGV历史的三分之二那么长了,这是个很好的年代,我们了中美科技市场逐步的融合。我是GGV开创中国业务的第一位合伙人。那是在2005年,中国还刚刚进入桌面电脑的互联网时代,百度刚刚上市而我带着满满一箱的现金到了中国。那时候中国的信用卡还不普及,发卡量大概只有1000万或2000万张,所以你需要的是现金,是真金白银。我到了上海,用现金雇佣了我的第一位员工。在中国你必须有营业执照才能与员工签订雇佣合同,而这就花了我六个月。

  福布斯:在中国待了这些年,在科技界你看到了哪些变化呢?

  Jenny:过去十年我真是十分幸运。与GGV的另两位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和符绩勋一起,我们共同了中国公司在互联网阵地上的成长,在2008年智能手机又带来了移动互联网。这些移动互联网公司,或者第二代互联网公司的估值,都高达100亿甚至500亿美金,小米就是其中之一。

  第三代互联网公司在我看来,所做的是将线下的服务通过更便捷的方式带给消费者,我们在美国也看到了这样的趋势,这些公司的规模会更大、估值也会更高。例如外卖服务,我们将会看到一个逐渐去中心化的趋势。Uber在改变交通出行方面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中国我们也有类似的服务,快的和滴滴。

  福布斯:刚才你提到了Uber,你觉得它在中国的发展前景怎样?

  Jenny:中国的移动出行市场上刚刚发生了一起并购案,快的和滴滴合并之后是市场上的第一大平台,在中国300多个城市的市场占有率在95以上,每天订单量有100万到110万。Uber做得很好,但他们进入中国市场比较晚。其他一些公司从2012年就开始耕耘本地市场,开始与出租车合作。他们知道怎样与部门沟通,与监管部门和出租车公司达成协议的切入点在哪里。

  Uber在中国目前的订单量大概是几千到一万多,他们与本土的互联网公司也达成了战略合作,希望更多中国用户也能用他们的服务而不仅仅是老外,但是这很困难。当然事无绝对,但就目前市场的形态来看,对他们并不是好兆头。

  福布斯:目前你关注的投资领域有哪些?

  Jenny:我正在寻找所谓第3.5代或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更明确一点的话,互联网公司是那些我们认为在五到十年后会成的公司,我们在寻找科技融合的典范,我们会问:五年后你会在中国看到怎样的创新?

  我们看到中国创业公司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产品和商业模式都走在了世界前列。在物联网领域,我们看到创业公司正在整合传感器、硬件、数据以及软件方面非常活跃,也很有希望创造出全球领先的产品。中国的创业家终于让“中国制造”有了真正的用武之地,小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福布斯:你为什么这么早就注意到了小米?

  Jenny:我和小米创始人雷军相识多年,我和他同为三家不同公司的董事会。第一次听说他在做小米是在GGV的十周年庆祝活动上,我们为投资人办了两天半的活动,请来了阿里巴巴董事局马云和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雷军是作为着名的投资人来参加的。李宏玮:成为优秀的女性投资人意味着什么?那个时候小米还没有正式发布成品,也不知道雷军的公司具体是在做什么产品。

  我和雷军聊了一下他关注的投资领域,应该是在鸡尾酒会的环节上,当时马云正在做。我们聊了很久,不知不觉聊到了半夜所有的宾客都离开了现场。那时候雷军已经有了一个智能手机的雏形,但那绝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手机。但我可以从那个形状看出来,感受到他想要做的产品,这将是一个带给中国用户更好的体验的产品。

  福布斯:那么那个手机给你留下的印象深刻么?

  Jenny:老实说,真不是什么好印象!那个时候硬件团队还在设计手机的整个操作界面,从硬件上看很像是谷歌的第一个手机Nexus,那是一个非常原始、非常早期的雏形。

  福布斯:那你们又是为什么决定投资小米的呢?

  Jenny:小米刚刚上市的时候,关于它的商业模式有很多争议。我们在内部也有一些争议,为了能够使我们对小米的投资能够顺利进行,我们向总部提出了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进行了正式投资。

  要决定对一家企业进行风险投资,我们有时候需要看见创始人的眼中的和取胜的,需要他告诉你他下定了一切决心排除任何困难。我知道雷军自己也投入了相当一部分自己早年做投资人的收益。这也是促成我们决定为小米投资的原因之一。

  福布斯:你经常看着男性创始人的眼睛来判断他们是否有创业,那么女创业家呢?你对她们怎么看?

  Jenny:在中国,我们看到大概有百分之十几,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公司是由女企业家领衔的,这个比例要比美国高很多,在美国大概这个数字只有10%。对我来说,成功与否并不是由性别驱动的。最重要的是,你是否有合适的创业背景,是否有与你契合的团队。

  福布斯:那么女性投资人呢?凯鹏华盈由于涉嫌性别歧视被一名合伙人告上法庭,你关心这则新闻了吗?

  Jenny:我个人并没有关心这起诉讼。不管从事什么行业,你都需要注重细节,需要了解这一行的动态。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你都需要来驱动事业。风险投资这行业非常辛苦,很容易就能看出你表现得好或者不好。

  我觉得这一行可不是什么友好的行业。这就是资本主义,而且是资本主义的终极形态。要做得好你必须清楚这一点。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年纪,因为你出身甚至因为你的性别而对你格外友好。风险投资行业就是适者的行业,而我们对旗下公司的创业家们也这样的。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不做老大,你就失败,公司就会,接下来就是要考虑为了做到行业第一应该怎样执行。

  福布斯:那么有没有什么时候,是由于你是女性而感觉落了下风呢?

  Jenny:实际上,在中国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可能是我在美国并没有待那么长的时间,但中国的对女性投资人还是比较支持的。很多情况下我还挺占上风的。要是创业家一共收到10份风险投资协议而我是其中唯一一位女性投资人,那他们通常都会选择我。女性会带来不同的视角,我们会给创业家提供更多思考问题的角度。

  很多创业者是男性。他们通常需要找人倾诉,需要投资人听他们诉说问题的症结,希望投资人不要带着评判的眼光看待他们的困难,而是真正带他们走出困境,解决眼前的问题。对我来说这就很容易做到,我不但是投资人,我还是律师,还是心理师,身兼三职。创业者有任何困难我们都要在他们周围为他们解决问题,我还经常与CEO们的家人见面,和他们的夫人、子女聊天。这都是我尽职调查的一部分。

  福布斯:那你怎样看待在这个行业中是否存在性别不平等现象?

  Jenny:是有性别不平等的现象,不过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样让更多女性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这首先要育开始,不管是高中阶段还是高等教育。今天我们看到风险投资行业比起十年前更多的是由技术驱动的。为了在这一行里表现好,为了有足够的信心做好,你需要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关于科学或工程的基础教育能你很多基本的工具。

  在康奈尔大学读本科时,我们工科班上有一百多个学生而女生只有不到十个。我们需要鼓励女性在这方面更早起步,付出更多的努力。

--(2015/04/01 21:11)
Tags: [风险投资] [中国风险投资人]